“公子的意思是……”

  “除了那一日你把娘娘认作了我以外,还有别的什么记忆被更改过?”纪欢喜用了好一会时间方才消化掉魏来所言的一切。

  “不。”魏来却果决的摇了摇头。

  “金芸儿的招数,相对于真正的斩尘之法,虽然诡诞得多,但并不能对我造成任何的困扰。”

  “譬如我现在就记得姑娘就是姑娘,而不是那金芸儿。”

  “我有办法规避那样的手段,无非便是强行更改因果线,从而将两个毫不相干的人交集在一起,最初我虽然被其操控,但与此之后我便掌握了与之对抗的法门。她或许可以短暂的篡改我的因果,但最后这样的转变都会被我逆转过来。”

  魏来的回答让纪欢喜的心头一颤。

  魏来说得无比笃定,以至于她难以去怀疑这其中过得真实性,但若是他所说的一切都是真的的话,那娘娘篡改的记忆,他为何没有察觉。

  还是说,被更改的不是他的记忆,而是……

  想到这里,纪欢喜一个激灵,脸色忽然泛白。

  “我所遭遇到的,不是更改因果那般简单的事情,我说不上那到底是什么,但我觉得那应该是……”

  “大湮。”

  魏来吐出的两个字眼让纪欢喜本就难看的脸色在那时又苍白了几分。

  “大湮?传闻中归元宫确实存在这样的法门,但于记载来看,大湮之法从未被动用过,公子怎么提起这事了?”纪欢喜强作镇定的问道。在这短短不过一刻钟的谈话中,她已经听闻太多让她心神动荡的消息,甚至让她于此生出了些许自我怀疑的感觉。

  “大湮之法会切断受法者的所有因果,当然也包括施法者与受法者之间的因果,因此即使施展过大湮之法,也没人会记得。”魏来说出了他曾在自己父亲的手札中看过的猜测。

  纪欢喜倒是从未想过这一点,听到此话也暗觉有理。

  不过她很快便发现了这个问题与逻辑相悖的一点:“按照公子所说,即使公子认识之人真的遭遇了大湮之法,那人的因果被剥离,自己被天地伟力反噬而死,那公子也应该再也不记得他,那公子又是如何察觉此事的呢?”

  魏来苦笑应道:“我也不知道,但我偏偏就是能感受到自己好似忘了些什么……当然这样的感受太过虚无缥缈,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我都无法确定这样的感受到底是真实存在的,还是我自己的臆想,

  直到……”

  魏来说道这处,有意一顿,侧眸看向纪欢喜言道:“记得我跟你说过我与卫前辈遭遇到金芸儿的事情吗?”

  “金芸儿的因果之法虽然被我破解,但那都是之后的事情,在此之前,我们却是被金芸儿逼入了险境。”

  “而我们能脱险全靠一位忽然出现的前辈。”

  “嗯?是谁?”纪欢喜皱了皱眉头,她很清楚皇后娘娘的实力,若是真如魏来所言,那能拦下皇后娘娘的家伙必然是北境赫赫有名之人。当然她未曾的意识到的是,当他去思虑这个问题的同时,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她已经在心底否定之前,魏来所言的一切都是皇后娘娘篡改记忆结果的推论。

  “一个被大湮之人。”

  “我不知道他是谁,我甚至无法看清他的模样,但我知道,那个人就是我所忘记的东西之一……”魏来沉声应道。

  “怎么可能?”纪欢喜的声音在那时不觉提高了数倍:“公子能意识到自己记忆中的人被大湮便已经不可思议,那被大湮之人,又岂能好端端的活着?因果被剥离之人,会被天地伟力反噬,即使是八门大圣,在那样强大的天地伟力面前,不过瞬息都会被碾成粉末。”

  “我以往也是这般认为的,但事实摆在眼前,我确实见过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吞海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造化之王只为原作者他曾是少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他曾是少年并收藏吞海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