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荫对相声行并没有过多关注。

  目前相声行看着挺复杂,实际上比娱乐圈要好的多。

  相声演员面对的命运无非就是生存和死亡,如今相声行老派垂垂老矣,中坚力量摇摆不定,正在崛起的青年演员又深受娱乐圈的影响,而且无论老少都在坐在老前辈们创造的山头上吃现成的,本子也好技术也罢都是几十年没革新的玩意儿,而快速发展的社会又在要求各行各业跟上信息化带来的多远选择,所以无论老少现在都无不面临还能在行当吃多久的问题。

  这就逼着相声演员集体为相声寻找出路。

  从侧面来看这也是一个行业的担当。

  只有把一个行业放在生死选择的时候这个行业才会爆发出革新的自觉性。

  而且比起别的行当,相声这个行当的确并不能对文化行业产生巨大的冲击。

  老贝是老相声演员,他没法不着急想找到相声的出路在哪里。

  只是眼看着老派和青年演员又在搞对立,老贝也没法在会场等着了。

  他就奇怪了,老演员现在都急着互相切磋寻找新的出路呢那帮年轻演员怎么就还想把相声拉回天桥底下?

  吃过饭,老贝没有起身告辞。

  他得多问问才知道上头对相声是怎么看的。

  关荫问:“相声这个行当必须存在吗?”

  也没有被观众那么需求。

  关荫再问:“相声行垮了能产生几百万几千万失业者吗?”

  那就更不可能有这结果了。

  关荫第三问:“相声行能阻挡社会往前继续发展吗?”

  老贝都感觉到有些绝望。

  灵魂三问透露出一个明确的问题:既然无力阻挡社会发展又不是那么被必需那你凭什么想让别人为你让道呢?

  “那就看着这个行当这么完蛋了啊?”老贝多少还是有些不服气的。

  关荫奇道:“当年多少比相声行更繁华的行当都消失了,相声凭什么不能完蛋?皮影戏找不出更好的路,被舞台剧替代了;神棍们找不出更多傻子了,也都都改行搞网络诈骗去了。就是当年京剧最繁华的时候,一个班子进帝都能引起全城轰动,如今不也在哭着喊着找新的出路吗?相声凭什么就要有额外待遇?自己不想求生谁能把这个行业咋的?”

  他就不明白了这年头哪来那么多行当需要扶持?

  但凡需要扶持的行当无不有自身问题。

  关荫问老贝一个尖锐的问题:“相声行如今面对的压力有当年老一辈演员面对的压力大?”

  当年的相声可是专门跑低级书寓里给瓢的说跑大街上面向基本文化完全没有的贩夫走卒说的,那玩意儿内容能有啥是个人都能想得到。

  到了建国的时候这种内容还能说?

  不收拾你简直对不起九年义务教育。

  可这个行当还是生存下来了。

  老一辈的演员重新编剧本改技术,把相声带进了紫禁城。

  这就叫顺应时代的需要。

  你说没啥内容可听的?

  你他妈翻开相声发展史你看看是以前天桥上荤素不忌的段子好还是当年说给各行各业的正能量段子好。

  都啥年代了还要依靠下三路的刺激才能兴奋起来?

  这是啥时代?

  举个例子。

  要搁以前,两口子到了点互相得这么问。

  整吗?

  整!

  整吧?

  整!

  现在不同了,现在你要张口就问整不整那你得被踹死。

  据说,据说啊。

  据说现在的两口子——也不管真的假的反正不在卧室就在酒店——见面这么问:“漂亮吗?”“漂亮。”“你觉着像啥?”“春天到了,草原上的动物又到了那啥的时候……”

  你看,人现在就是整也要说的那么的生动那么的贴切。

  是吧?那你要还靠舞台上俩生冷不禁的专攻你下三路才有那感觉你废了。

  当然了,这事儿也不是不可以说。

  但你不能全靠这点活儿支撑啊。

  关荫批判:“现在一部分相声行的人其实已经在思考这个问题了,饭碗的问题足够引起一部分人的重视。年轻相声明星专攻下三路往流量明星路子上走,从另一个方向看也是考虑相声行的出路,但相声就是相声而不是流量明星剧组,把相声带天桥底下的行为,行当抵制观众也抵制,纠错能力只要一点就能扭转回来,所以现在的问题在于行当给自己找老师,而不是和谁斗争,没找到一条路之前只能算菜鸡互啄,充其量只能是相声行黎明前的黑暗时期。”

  老相声演员的这种焦虑只能算焦虑,路就在那摆着他们不往上走谁有办法?

  老贝连忙问怎么个走路的姿势才算正确。

  “艺术就是生活的一种反应,所谓太平盛世都有那么多素材,如今大争之世就没点素材可写了吗?”关荫道,“现在的相声行跟影视圈子都有一个毛病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奶爸戏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造化之王只为原作者面包不如馒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面包不如馒头并收藏奶爸戏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