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后你就知道了。”

  季云渺笑了笑,只叮嘱道,“你可记住了,千万别在云晚面前提昨晚的事,还有我一会要去见尊者的事,好吗?”

  “嗯嗯。”

  雪沁认真的点了点头。

  “那我们先出去吧,开饭了。”

  赤色把雪沁给拎了出去。

  季云渺端粥。

  吃完,季云晚就主动去了缥缈峰。

  跟之前的不同。

  这次季云晚,被踹到了一片密林里。

  然后玄清尊者只说了晚上来接她,就走了。

  季云晚什么脾气都没有,“不管你们能不能听见啊,可别乱来招惹我。不然我就是死,也得拖着你们。”

  季云晚一边嘟囔着,一边往前走。

  她倒是想找个地方,坐到下午。

  但是,密林里格外的冷。

  她要是不活动一下手脚,那就真的惨了。

  “尊者。”

  季云渺见到玄清尊者的时候,记忆就更加清晰了。

  虽然忘记了面容,但那种气息,她小时候还是见过的。

  “不必客气,我不算什么。风迟是我弟子,我能受得起他的礼。但你的礼,我可受不起。”

  “尊者,你不必如此客气。”

  季云渺实在是看不透玄清尊者,“不知尊者今日找云渺过来,有何吩咐?”

  “你跟我来。”

  玄清尊者带着季云渺,到了一个地方。

  密谈了一个时辰。

  而季云晚那边。

  “你怎么在这?”

  没走多远,季云晚就遇到了风迟。

  “今天师父有事,就把我给丢这里来了。”

  风迟心情看起来似乎有点不大好。

  “你怎么了?”

  季云晚见这情形,脱口而出,“怎么看你有心事?”

  “没。”

  风迟微微摇头,“走吧,这里太冷了。我们不能停下来太久,边走边说。”

  “好吧。”

  季云晚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刚才到底在做什么。

  你嘴贱干嘛啊?

  他有什么事,又关你什么事呢?

  季云晚一边在心里骂自己,一边跟上风迟的脚步。

  “风迟师兄,今天尊者的安排,到底是什么啊?”

  季云晚现在对蛇有很强烈的心理阴影。

  玄清尊者要是说了安排,她反而不怕了。

  可这不说,就把她往这一丢,就不管了。

  季云晚现在就怕哪里窜出个什么东西来咬她一口。

  “不知道。”

  “你也不知道?”

  听风迟这么说,季云晚开始不淡定了。

  “不会又有蛇吧?”

  “不一定。”

  风迟放慢了脚步,“师父善于看人,知道我们怕什么,肯定就会弄什么来。但他的法子,一向层出不穷。所以,到底今天等着我们的是什么,我现在也没猜出来。”

  “那怎么办啊?”

  季云晚下意识的靠近风迟,“我害怕。”

  “没事。”

  风迟不忍心再吓季云晚,便安慰道,“但师父要的是锻炼我们,所以我在这,应该这里面没蛇。”

  “所以你刚刚是吓我?”

  季云晚秒变脸。

  什么恶趣味啊!

  “蛇跟我,你更怕谁?”

  风迟一点也不在意季云晚的变脸,反问道。

  “我能说你吗?”

  “为什么?”

  风迟坚持追问,“我做什么了?怎么比蛇还可怕?”

  季云晚想都没想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仙妻要休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造化之王只为原作者风眠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风眠梓并收藏仙妻要休夫最新章节